類別歸檔: 校友近況

疫情下的新生命

黎曉凝
就在去年第一波疫情爆發之際,我發現懷上寶寶。疫情下外出、去產檢都要格外小心,整個孕期都是戰戰兢兢;還記得七月第三波疫情爆發時,我便到過其中一間有員工確診的餐廳用膳。那時候做檢測並不容易,要四出張羅才得到一個檢測的採樣瓶,幸好最後有驚無險。

在德國誕下維多利亞

黃愛華
暫居德國已兩年,卻從來沒有想過,2020年在彼邦身份一轉,成為了一位媽媽。應該是去年春天,身體多了一重心跳,她慢慢從一顆腰豆伸展,長出四肢,捲曲在我腹中。其時正好武漢肺炎席捲歐洲,只好擱置原本回港探望家人的計劃。肚皮漸漸撐大,每天看著香港的新聞,紛紛蕩蕩的,手機這邊收到舊時新傳同學在街上傳來的訊息,壓抑慘淡;那邊收到家人在港的消息,也是憂心忡忡。世道不穩,愈加想念香港,想念得無從釋懷,加上突然要在異國誕下孩子,我跟我伴侶兩人對德國醫療制度一竅不通,實在措手不及。

跑國際線的記者

陳駿豪
香港新聞與國際新聞漸行漸近,回想腦海縱橫交錯的觀察與經歷,不時在想作為記者,應該如何做好香港的國際新聞?作為公民,國際事務「埋身」,應有怎樣的國際觀?記者和受眾的角色不斷碰撞,要做的是如何拉起彼此那條「國際線」。近年香港社會氣候或令人透不過氣,記者寫下故事,道出時代,寫盡世事人情,讀者也可從中獲得啟發、思考。如此,跑國際線的記者,關心同一天幕下的你我,藉此稿回顧做國際新聞的本心。

移民美國 繼續做記者

胡凱文
二月對我來說是最特別的月份,我在二月出生,來到香港;在三年前的二月移民,離開香港。今時今日「移民」可能成為每個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最近每每看一些講移民潮的故事,主角的掙扎、生離之苦,我很明白,而他們還未明白的,是移民初期的生活,才是最苦。

移民十字街口遇上21歲的自己

李志苗
青春有時會令人不堪回首。那是大學最後一年,適逢九七回歸畢業的同學,修讀馬傑偉教授的「電視與文化認同」,一夥兒將反思香港的成長故事結集成書。回憶的滋味有點難為情,怎會不記得,書中曾經白紙黑字誓言要守住香港不離不棄。這種守不住初心的尷尬,有如故友拿著一幀自己21歲青春無敵的舊照片,問你知唔知道相中人是誰?已經長皺紋的額角立刻滴汗,唯有仰笑自嘲保養得差。

轉戰眾新聞,前有線中國組再上路

王寶熒
有線裁員當天,有關刺針全組被連根拔起、中國組全體辭職抗議的消息鋪天蓋地。午飯時,我們在Facebook專頁上發了一張中國組的合照,配「在餘下的日子,我們會緊守崗位,全力以赴做好報道」短短幾句。

有線的畫廊

張靜文
工作關係,經常出入畫廊。
或風景、或肖像;或水墨、或油彩;一幅幅畫作以最美的姿態呈現,與觀者建立心的交流。
然而,展期一過,再精彩絕倫的畫作也要紛紛卸下。幸運的,得以被知音人收藏;剩下的,只能回到倉庫、工作室。
畫廊中,新一批作品上場。
而有線,恰如一家畫廊。

舊張佬人自白:《胡‧說樓市》如何組成?

胡國威
「我可以喺呢行做幾耐?」相信這個是每個香港新聞工作者都曾經問過的問題,看著舊東家(有線)大地震、報業員工被逼放無薪假,聽著行家報憂時都無不感到唏噓,明明香港存在著很多有抱負、周身刀的新聞工作者,為何生存空間卻不斷被壓縮?張佬人的未來是如何?

抗爭過後的影像拾荒

姚仲匡
2019年的香港,抗爭成為我們的日常。每一場示威過後,散落街頭的事物,改變著我們的城市面貌,也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風景。牆上的塗鴉、拆去的欄杆、挖出的磚頭、路旁的「豬嘴」、溝渠裡的護目鏡……一事一物,都見證著發生過的事,記載著我們的信念。我拿著攝影機,走過示威後的街頭,想起劉以鬯先生的短篇小說《動亂》,於是產生了讓事物訴說示威的創作念頭。

還我做show權

楊柏瑜
去年一月,我與RubberBand一同走到台北小巨蛋參與「KKBOX風雲榜」的演出,想不到,這會成為樂隊在2020年最後一個有現場觀眾的大型演出。
從台灣回到香港,疫情爆發,世界停頓。
計劃在三月推出的新專輯《i》及新碟音樂會也得延期。
接下來的幾個月,樂隊的工作全部停頓,我的其他音樂宣傳工作,也因疫情嚴峻而暫停。
原本希望在七月出碟開show,結果第三波來襲,音樂會再度延期。

我真係好鍾意新傳系!

張慧儀(阿扁)
我是1998年新傳系本科畢業的,並於05年再於新傳系讀了一個新媒體碩士課程。今年,我有幸能返回母校兼職執教,和同學談一談 New Media Ecology。

Four career tips on advancing your career path

Sally Maier-Yip
I am honoured to be invited as a mentor of five talented postgraduate corporate communications students at the JLM this year. We had our first mentoring session and all of them asked me a common question:
“What do I need to do to advance my career in this ever fast-changing world?”
Here are my four top tips based on my past 16-year PR experience working in different PR agencies in Hong Kong, Singapore and London, as well as being a founder and managing director of my current China PR and communications agency, 11K Consulting, in London, over the past six years.

【專訪葉菁華】從記者到神學院院長 連結基督信仰與社會

葉菁華(Francis),1989年新傳本科畢業。畢業後於香港電台新聞部任職記者,3年後決定轉換人生跑道,投身神學教育工作,並於今年8月1日上任成為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劉修彣 報道創傷—訪問結束前,把他拉回現在

劉修彣 (2016年本科畢業)獨立記者
在香港的政治環境劇烈變動的時刻,許多人發現現實世界裡的創傷和恐懼,變成了符號跟著入侵了睡眠的世界。反修例運動時「發夢」完離開街頭,又在夢境裡重新遇上催淚彈與防暴警察,聽見鐵馬刮過水泥地的聲音。港區國安法刊憲後,恐懼變成夢裡的秘密警察和半夜急促的敲門聲。

古偉牧 張佬走佬去臺灣

一年前,相信沒有多少香港人會想到臺灣工作,畢竟薪金比香港低一截。但正好在一年前,我得到現時在國際環保組織在臺北的職位,讓我這個香港人有機會一嘗在真正民主社會中的政策倡議工作。如此機會,實在難以抗拒,因為不知香港何年何月方可建立一個完整的民主政府。

校友盧思博獲太古獎學金 赴牛津升讀社會學博士課程

校友盧思博(2016 年本科畢業)獲得全額獎學金,到英國牛津大學修讀社會學哲學博士課程。他的博士研究項目將會探討東亞地區的勞動模式,以及零散經濟所引伸的性別議題。

【親歷疫情】張武宜 走過肺炎幽谷——平凡的人,給我最多感動

我和父親是這700萬留守城中的武漢人。1月29日,我和父親發現身體有不適,一查體溫,37度5左右,正常範圍上下,在家吃了點簡單中成藥。2月3日,我們倆去了醫院發熱門診,CT結果出來,均有肺部感染。

【採訪疫情】翁維愷 被困武漢的自白

如無意外,我此刻應已跟著香港政府的包機, 從武漢回到香港了。算算日子,我這次誤打誤撞地在城內,總共度過了42天。
我記得很清楚,我和攝影是在1月24日凌晨12時45分進入武漢的,更準確來說,是經過公安的關卡進到封城的範圍。

舊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