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歸檔: 2020_5月 懷念蕭景路老師

蕭景路專訪 

撰文:朱順慈(1993年畢業)
「我小學時已很喜歡看電影,那時我愛收集明星雜誌,又會到當時的油麻地戲院看戲。升上中學後,或者因為學校有少少「左派」成份,學生很積極參與學校和社會工作,我和同學常常結伴到普慶戲院看電影,由那時候開始,自己便相信人一定要服務社會。
作文寫『我的志願』時,我會寫記者,覺得這是最理想的。」

蕭景路紀錄片獎學金

2020年3月24日,中大新傳校友及資深紀錄片製作人蕭景路於加拿大病逝。為了延續她對紀錄片的信念和對後學的愛護,我們在3月30日成立了「蕭景路紀錄片獎學金」籌備委員會,誠邀各界認同理念的友好支持。

我們的老闆是香港市民

張國良(1980年本科畢業)
加拿大彼邦傳來噩耗,香港電台《鏗鏘集》的其中一位開山祖師,也是本人的師傅蕭景路,年多以來敵不過癌魔,與世長辭。當我初入《鏗鏘集》這組的時候,是她對我説的:「雖然我們的薪水來自庫房,但我們的老闆不是香港政府,而是香港市民。我們的工作, 要向市民負責,要對得住社會。」這番話,我銘記在心。願她安息。

一臂之遙

潘達培(1988年本科畢業)
「蕭景路」,我們一班《鏗鏘集》編導都習慣稱呼她全名。由上司下屬到後來成為朋友,廿多年來都是這樣稱呼她。尊敬並不是由稱謂而建立,那是多年合作無間,高度互信而來。於我們,「響全朵」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很近但有「一臂之遙」而知所分寸。

照亮生命的微光

朱順慈 Donna (1993年本科畢業)
應該是1998或99 年初識蕭景路。起初她是上司,很快我們就成了好朋友。2003 年她離開港台後,我們更常見面。有段日子,經常約在港島香格里拉的餅店,店的佈置和裝飾都很「蕭景路」,色調淡雅,餐具上的碎花亮麗耀眼,恰如她的穿著,驟眼看沒什麼,心機都在細節裡,那些出奇不意的小配飾,以至她的眼鏡,加起來就是令人無法忘懷的風格。

偏向虎山行

陳淑欣Emma Chan (2010年本科畢業)
我記得人生除了考大學之外,最辛苦就是完成蕭老師的功課。蕭老師的紀錄片課不是一科熱門選修,只因當時新傳收到的風聲,師兄師姐們不是退修,就是俗稱被kill了。幸好我「偏向虎山行」才能遇到我的恩師。

年輕時要任性

陳燕明 Christina(2012年新聞學碩士畢業)
猶記得2009年入讀新聞系碩士時,看見科目「紀錄片製作」(Documentary) 已經決意選修這一科,還記得我跟妳說是因為我熱愛大自然,很想學習拍攝英國廣播公司製作的自然生態紀錄片嗎?因為這個原因,我決意等待「紀錄片製作」開課,原定應該是2011年畢業,可惜那年妳沒有開課,為了這科於是我申請延期畢業。

上蕭老師的課

李駿碩 Rene (2014年本科畢業)
那時二〇一二年,大學一年班的寒假。我們基本已選定下學期的課,有位同學周圍呼籲,希望大家可以考慮一下,修讀4730,那是一位很厲害的老師,她快要退休了。如果過了add drop期還是不夠人,課就開不成。

你改變了我一生

伍韵怡 (2015年本科畢業)
致蕭老師,最重要的老師,你改變了我一生,你也知道的,一定。 我何曾想過,恰巧在進大學的第一年,就呆呆的修了你的課,本來就不是一年級同學會上的課,然後一班同學約好一定報你的課,一個令我們超級無敵忙碌的4字頭課。我又何曾想過,畢業後,一直在拍紀錄片。 拍紀錄片的深入、細節與考量都是你教會我的,還僅記著對受訪者要負的責任、對觀者要負的責任、對社會的責任,不是拍了,就可以了。

歇斯底里也要把作品做到最好

楊兩全(2015年本科畢業)
老師,再見。
至今還是覺得,那年Year 1讀的4字頭Docu,是影響一生的課。
蕭景路教過我什麼,老實說我都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一種感覺,一種無論如何、肝腸寸斷、歇斯底里也要把作品做到最好的感覺。

Our beloved Miss Siu

呂嘉麗Thee Lui (2015年本科畢業)
我第一次見她,應該是中三暑假。那時她剛退休,在我校辦一個提升批判思考能力的計劃。我參加了校園記者計劃,星期六早上要回校上課,很眼瞓。第一堂,她教我們觀察。下一堂,要每人說一件觀察到的事。

本想改一個厲害一點的名,不過還是算了, 想看就看,我暫且名它為:「原來wkk也會寫字」

黃嘉褀(2015年本科畢業)
怎麼感覺好像已經在208生活了⼀整個月。反正我後悔我應該早一天回來。我應該在我人生說了十萬九千次「⼀大堆人向同一個⽅向/去做同一件事是一件好幸福的事。」的確,我該感恩,我又再一次遇到一班人可以跟⾃己義無反顧地去完成一件事,真的好幸福,很恐怖的想說一句那⼀晚⼀日在208的感覺好像談戀愛(哈其實本⼈人頗容易易就會動⼼心)。

想說聲不好意思

葉嘉麟(2017年本科畢業)
那時候2015年,我在Docu課的功課題目是有關公共空間,沒記錯的話,她開初時好像話說了些類似「你這個題目值A」的說話,因為傘運的關係值得拍攝。然而,我沒有畀心機拍,拍得不好,到了期末Screening,蕭老師好像說對我的成品感到失望,最後成績拿了個C或C-的。

過程最重要

利天諾(2019年本科畢業)
大二的時候,對紀錄片一無所知,但單單因為一股熱情,修讀了人人聞虎色變的4字頭Documentary課。當時修讀人數過多,我無法修讀,便問Monique可不可加位。Monique說:「放心啦,過了week 1,大把人會drop!」驚死冇得讀,我第一堂去了sit堂,問蕭老師可不可以讓我sit堂,或者加位,蕭老師說:「Sit堂可以,但功課要照交。」而功課,是一人一條20分鐘的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