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力深教授出書分析交友軟件的影響

陳力深教授出版了的書籍《The Politics of Dating Apps: Gender, Sexuality, and Emergent Publics in Urban China》。
此書用批判的角度分析交友軟件對當代中國的性別政治及同志運動的影響,除了理論部分以外,本書分別用四個章節探討異性戀男性女性以及男女同志,在使用交友軟件上的機遇及困難。

哈筱盈 獲美國新聞教育協會傑出大眾傳播研究服務奬

哈筱盈(1986年本科畢業,1988年哲學碩士畢業) 今年榮獲美國新聞教育協會(AEJMC) Eleanor Blum 傑出大眾傳播研究服務奬,為首名亞裔學者獲此殊榮。

Victor Fung Keung’s New Book: Reading headlines to improve your English

Professor Victor Fung Keung has just published an electronic version of a book, about 20,000-word long, titled “reading headlines to improve your English”.

《與電視、教學相戀半世紀-專訪胡何鳳君》

「咔嚓-」每年最後一課的電視製作(TV Production),人稱胡太的胡何鳳君 (Ellen Wu) 都會舉起相機左拍右拍,將同學最專注的一刻留影,然後沖洗出來放進相簿,以作記錄,今年COMM3733B-TV Production (2021) 的最後一課亦如是。課堂結束以後,胡太說要告訴我們一個秘密,還未開口已雙眼通紅。「今天是我教學生涯的最後一天,我真的很不捨得。」話音未落,站在她旁邊、合作多年的技術員(Wing )便向她遞上紙巾,胡太就像個小女孩一樣,伏在他肩膀上泣不成聲。

大學線告別紙本 網上見

2021年1月號151期是《大學線》印刷本的最後一期。
由152期開始, 讀者可到網站收看《大學線》報道。

陳韜文和蘇鑰機 細說《大學線》的誕生

《大學線》紙本停刊,無論如何都是一個階段的終結,我們趁這個機會,回想當初創刊時的點滴。
兩位創刊教授陳韜文和蘇鑰機和我們細說從前。

難以忘懷的二三事

姚霞 ( 83 年本科畢業)
我於1995年暑假獲聘為導師,主要教授中文新聞採訪與寫作及監督新的實習刊物《大學線》的編採工作。當時除已確定雜誌的名稱之外,一切要從零開始,可是我懷孕接近分娩,而9月開學就要展開出版工作,時間非常緊迫。

大學線之寓言書

陳健佳(98年本科畢業)
在同屆同學的群組,收集他們對《大學線》的回憶片段,出現很多與《大學線》無關的事:「瞓辦公椅的時光」。
「在編輯室踢波,踢爛咗個XX」
「學用 PhotoShop,亞佳質疑點解要用咁多時間畫一條線,點解用手用間尺畫唔得」

記《大學線》

施嘉雯(1997年本科畢業)NOW TV 節目監製
還記得當年我們剛完成YEAR 1, 準備暑假,學系就有人找我們說要籌備《大學線》,本來按傳統,學校是由YEAR 1同學做記者,YEAR 2會做編輯工作,但因為創刊,是打頭炮,因此請我們可否在暑假開工,做封面故事的專題,當日負責帶領我們做的是徐少驊,他曾在《壹周刊》工作,教曉我們由設計題目至執行的細節,真的大開眼界。

中大新傳利是封

學院早前邀請校友更新個人資料,完善校友資料庫。為答謝校友踴躍支持,每位填妥問卷的校友,均獲贈「中大新傳」利是封乙套。

疫情下的新生命

黎曉凝
就在去年第一波疫情爆發之際,我發現懷上寶寶。疫情下外出、去產檢都要格外小心,整個孕期都是戰戰兢兢;還記得七月第三波疫情爆發時,我便到過其中一間有員工確診的餐廳用膳。那時候做檢測並不容易,要四出張羅才得到一個檢測的採樣瓶,幸好最後有驚無險。

在德國誕下維多利亞

黃愛華
暫居德國已兩年,卻從來沒有想過,2020年在彼邦身份一轉,成為了一位媽媽。應該是去年春天,身體多了一重心跳,她慢慢從一顆腰豆伸展,長出四肢,捲曲在我腹中。其時正好武漢肺炎席捲歐洲,只好擱置原本回港探望家人的計劃。肚皮漸漸撐大,每天看著香港的新聞,紛紛蕩蕩的,手機這邊收到舊時新傳同學在街上傳來的訊息,壓抑慘淡;那邊收到家人在港的消息,也是憂心忡忡。世道不穩,愈加想念香港,想念得無從釋懷,加上突然要在異國誕下孩子,我跟我伴侶兩人對德國醫療制度一竅不通,實在措手不及。

跑國際線的記者

陳駿豪
香港新聞與國際新聞漸行漸近,回想腦海縱橫交錯的觀察與經歷,不時在想作為記者,應該如何做好香港的國際新聞?作為公民,國際事務「埋身」,應有怎樣的國際觀?記者和受眾的角色不斷碰撞,要做的是如何拉起彼此那條「國際線」。近年香港社會氣候或令人透不過氣,記者寫下故事,道出時代,寫盡世事人情,讀者也可從中獲得啟發、思考。如此,跑國際線的記者,關心同一天幕下的你我,藉此稿回顧做國際新聞的本心。

移民美國 繼續做記者

胡凱文
二月對我來說是最特別的月份,我在二月出生,來到香港;在三年前的二月移民,離開香港。今時今日「移民」可能成為每個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最近每每看一些講移民潮的故事,主角的掙扎、生離之苦,我很明白,而他們還未明白的,是移民初期的生活,才是最苦。

移民十字街口遇上21歲的自己

李志苗
青春有時會令人不堪回首。那是大學最後一年,適逢九七回歸畢業的同學,修讀馬傑偉教授的「電視與文化認同」,一夥兒將反思香港的成長故事結集成書。回憶的滋味有點難為情,怎會不記得,書中曾經白紙黑字誓言要守住香港不離不棄。這種守不住初心的尷尬,有如故友拿著一幀自己21歲青春無敵的舊照片,問你知唔知道相中人是誰?已經長皺紋的額角立刻滴汗,唯有仰笑自嘲保養得差。

陳韜文教授獲頒國際中華傳播學會終身成就獎

陳韜文教授獲頒國際中華傳播學會終身成就獎。
陳韜文教授長期從事國際傳播與比較傳播、政治傳播及新聞學等領域的研究。他是第一位新聞傳播學領域的長江學者,也是第一位當選國際傳播學會會士的華人學者。2006年,他擔任《傳播與社會學刊》創刊主編,為華語傳播學界提供了發表與溝通的平台。2012年,他創辦了香港中文大學中華傳媒與比較傳播研究中心並擔任主任,發揮香港的地域優勢,架設起東西方傳播學術交流的橋樑。

轉戰眾新聞,前有線中國組再上路

王寶熒
有線裁員當天,有關刺針全組被連根拔起、中國組全體辭職抗議的消息鋪天蓋地。午飯時,我們在Facebook專頁上發了一張中國組的合照,配「在餘下的日子,我們會緊守崗位,全力以赴做好報道」短短幾句。

有線的畫廊

張靜文
工作關係,經常出入畫廊。
或風景、或肖像;或水墨、或油彩;一幅幅畫作以最美的姿態呈現,與觀者建立心的交流。
然而,展期一過,再精彩絕倫的畫作也要紛紛卸下。幸運的,得以被知音人收藏;剩下的,只能回到倉庫、工作室。
畫廊中,新一批作品上場。
而有線,恰如一家畫廊。

舊文章 «

» 新文章